暗房隨寫

都已經要11月了,水溫還有26度。為了黑白暗房工作只能備妥冰塊以對。

對於喜歡黑白暗房的我來說每一張影像都誕生不易,也耗時。但在這個過程中很快樂。常常希望自己的時間多一點可以多拍一些多做一些。

有時後閒暇逛逛那些類比攝影討論區,發現有人可以在討論暗房時說的自己跟神一樣,討論攝影裝裱時自己又變成裝裱達人,討論藝術時自己又變成藝術大師,然後還可以不時以經營之神的姿態教育他人,我真的好生羨慕,這世界有這麼有能力又這麼有時間口水、好為人師的人。

本人資質弩鈍,只有能力把自己每張作品的層面花心思顧好,好在天公疼憨人,在我能力所及之外的事情,一直有真正在該領域的專業人士的幫忙,而我也因此結識了不少,在藝術領域有真實才學的好友與前輩。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