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聊天室網友A (上)

10多年前,在夢想家媒體工作的同學KEN告訴我他們的網路聊天室。1998年那時候我剛退伍,把當兵存的錢買了台電腦,拉了條電話線和56K數據機,開始佯裝成為IAD(網路沉溺症)的患者。

那時候,感覺在夢想家聊天室的大家都很單純,在網路世界遇到的人,聊天的內容也很單純。相信現在也沒有複雜多少,因為我是內心單純的人。也因此認識了幾個網友,很多到現在可能已經不記得誰是誰,因為從沒見過面也沒看過照片。只有少數兩三個有成為現實生活中的朋友,但現在大多也斷了連絡。更何況夢想家聊天室不知多少年前就RIP了。


夢想家聊天室

以為A會是少數一直有機會聯繫的朋友之一。那時候在大伙聊天的過程中對A印象頗佳,讓我聯想起我小時一起長大的朋友B,覺得她們很適合又住不遠可以當朋友。於是給了A與B相互的email,後來就忘記此事了。兩年後B打電話給我說他和A想見面,我嚇了一跳,因為A我也沒見過,總是有些忐忑。後來大家約了一天吃飯,吃完飯我就識相地迅速閃人了,約莫一年以後她們結婚,後來也有了聰明健康得人疼的女兒。

原本應該是幸福美滿的故事。可是…………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