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與中正紀念堂

on

幾年前在台北工作時,父親有時會一個人坐車來台北看我,而他總是西裝筆挺,這是其中一次的留影。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他會到台北,就是每年三月左右,他們這些當年受蔣夫人照顧過的小朋友,會一起聚會感念當年蔣夫人的恩澤。他們口中的「蔣媽媽」,當年在四川收留了超過四十萬的逃難幼童,而我父親只是其中一個。父親老家在南京,大家都知道二次大戰時南京發生了什麼事,雖然日本與台灣目前的親日政府都不承認,甚至還有南京死亡的人都是蔣害的這樣的流言出現。

父親當年待的育幼院是川一院,也就是歌樂山保育院,偶而會聽他提起那段童年。而他們育幼院每年的聚會,我去過一兩次,看這這些老先生老太太七八十歲了都還在感念當年的恩人,我也才明白什麼是所謂「飲水思源頭」的意義,至少不是戽斗輝的那種。

說什麼我也不能同意,現在台灣那種每到選舉,就是蔣家只有放火殺人的抹黑言論。或許任何人都可以評論蔣家的功過是非,但是我知道我永遠不行。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