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該終止講師生涯了?

on

在大專院校兼著授課是第6個學期了。

每年,見到孩子們最純真的面孔,看到他們毫無受到世俗污染的創作成果時,總讓我有所感觸,雖然我們每週都只相聚幾小時。還記得第一個學期授課結束時,負責管理我上課的電腦較室軟硬體的工讀生,突然問了我一句:

『老師,下學期還看的到你嗎?』

我當下馬上意識到這話有玄機,於是立刻跟這孩子回問說:
『莫非,這兒的老師常常下學期都看不到?』

『是的,這的老師流動率很高。』

畢竟是純真的孩子,有話直說。其實我也並不驚訝。現在的大專院校有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這個現象大概整體來說有兩個惡性循環:

一,首先,沒有博士學位幾乎等於不能專任,即使是專任老師,被學術研究的論文生產和專案績效的國科會計劃等追著跑,根本沒有力氣完整兼顧授課。教育部只要一拿出大學評鑑的帽子來扣,仔細清算學術績效,沒有老師吃的消。不論是新老師舊老師,這方面的壓力都很大。

二,再者,全心在授課的兼任講師,只有微薄的鐘點費,除非拿到博士學位永遠不可能有專任機會,因為大學評鑑第一標準就是系所師資的博士學位。在都要餓死的狀況下,兼任講師只有兩條路:唸博士去走上面那條專任老師的惡性循環,或是選擇更好的出路。

或許,我勉強還算是教學認真,以至於某次在看孩子的部落格的時候,竟然看到一篇文章內容是:今年沒有季惠民!每屆的孩子多少都有人會和我私下抱怨:某些課程總是學不到東西。我很為難是否要跟他們解釋,是否是台灣的高教體制扼殺了他們的求學權益。制度造成了他們的專任老師太忙,造成了他們的系所沒法聘任相關領域的老師來專心全心教他們最基礎的技能。

某年,我在某個學校的實務相關領域系所徵才啟事上看到,徵助理教授的條件是:博士學位,6年以上實務工作經驗,得過世界大獎尤佳。有這種條件的人,太少了,即使有,也不見得每個都會放棄可能有更多收益的實務領域選擇教育與上述第一個惡性循環作為未來的人生生涯規畫。

我也不諱言,在這樣的制度下,自己也必須考慮未來。雖然我有一張如壁紙般的教育部大專院校講師證書,但那畢竟中看不中用。是否該是自私地放棄那些純真的孩子的時候到了?是否該終止講師生涯了呢?

今天看到新聞,教育部計劃要針對大學系所講師比例過高的學校施以減招處分。這帖藥一下,簡直是給還在專心教學的講師們最無情的打擊。大概此後臺灣的大學教育體系中的認真教學這種基本態度終將徹底瓦解。我想未來的大學課程中,學不到東西的,可能會因此愈來愈多。

在我們要求現在的孩子能給社會什麼之前,是否也該反省,我們以及我們的教育制度給孩子們了什麼收穫?

十年教改的教訓,還不夠嗎?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

3 Comments Add yours

  1. wu 說:

    您好

    我是正在這惡性循環泥沼中的講師,我正在TIVAC展出,作品就是對這現象所苦而開始創作台灣「美景」系列,只能共同勉勵,加油!
    [reply=huimin,2009-06-22 04:24 AM]嗨,我有去看展過了,不過似乎呂良遠老師那天一直抓著您聊,我就沒去插嘴:P
    真的得一起加油呢![/reply]

  2. 禹多田 說:

    又找到一個說真話的猛師….有時候我很希望自己可以催眠自己不去理會自己在惡性循環中的感受….這股壓力已經快爆錶了…每次我那休學不要文憑自己要衝破體制衝出成就的表弟都會問我:姊…到底你甚麼時候要出走? 我只能說:快了快了…但時候未到…到那一天肯定轟轟烈烈!

    [reply=huimin,2010-03-08 02:29 AM]我也是隨時會衝出,不過,天曉得我們那些為了大人績效而忽視孩子學習的環境,有沒改變的一天…….[/reply]

  3. Evan 說:

    聽君一席話,著實感觸萬千。旦看您這篇發文,是2009年5月(約四年前),不知您現在是否還在任教呢?本人有些想法,盼能與之分享。

    我國的教育體制,在本人唸大學時,早就有所體悟。所以我更明白,雖一心想從教至退休,最後恐怕只會落得狼狽收場~畢竟這是一條不歸路。尤其是我國的教育體制,從國小至大學(受到少子化及教育普及的影響),教職人員,無一不是岌岌可危。(2013年起,85制改成90制,即是一例)

    我國的大專院校林立(已到了氾濫的地步),許多專家學者推估約再六年(約2020年),恐怕有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學校,將面臨倒閉或合併(我的看法亦同)。所以,人要有危機意識。本人有位美國友人(年約40~50),碩士學位,在南部某一私校,擔任兼職講師,教授英文多年。後因學校評鑑,他未具博士學位,便不再續聘,所以他只好到大陸發展。

    我覺得現在的人至少要有兩份屬性不同的工作(屬性不同,最好是不同業界的工作,如大專院校(含社大)講師,及業界從職人員。亦或者,同樣是教書,學校是一條路,補習班也可以是一條路(只是不知您任教的科目為何?)

    年齡也是要考慮的因素之一,若是教職(尤指大專院校),四十歲左右,雖是碩士學位,有教學經驗,倒也仍具優勢;不過,業界的話,若非具備相關經驗(還得視職位大小而定),通常三十歲,已幾乎達到轉業門檻。也就是說,超過三十,要轉換跑道,是很辛苦的事。

    前一陣子,看到新聞,提到博士畢業生賣雞排,我覺得該新聞太喧嚷了。
    職業何分貴賤,說不定那位博士畢業生,只是提早認清事實罷了。再者,他先行創業,有了業界經驗,若干年後,他可能更有優勢,得以雙管齊下,同時謀得教職(若他還想教書的話),又是老闆。

    人生的旅途,並非只有一條。您喜歡教書,不妨可在不同的大專院校任教,同時,亦可在業界謀得一份與所學相關的工作,為以後逼不得已,得自己創業時鋪路及學經驗(依您的學術素養,慎選適當的行業及職位)。另還有一句話與您分享,千萬不要相信政府,凡事靠自己最實在。最後,希望大家都順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