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碩論研究主題紀實攝影相關的展覽

on

你永遠不知道,你花了那麼多時間寫的論文能幹嘛。學術研究就是這麼回是。

去年在台中的國立臺灣美術館突然來電,說有個展覽和我的碩士論文相關,希望我能夠授權給他們印製我的碩士論文。雖然我也不太理解,我的論文是否真的能在展覽論述上有什麼幫助,或許只是臺灣寫相關學位論文的人真的不多。而現在這個展覽「台灣美術系列─紀錄攝影中的文化觀」正在展出,而果然這本論文也在展覽參考書目之列。

回憶起來,當初寫這論文的想法是在南藝萌芽,最後卻在成大完成。如果當初選擇留在南藝,也不曉得最後會不會連完成都沒有。研究臺灣,或許府城的人文氣息幫了最大的忙。

其實臺灣相關的研究與論述真的不太容易,在接觸了藝術史學方法,新藝術史學以及視覺文化研究後,也多少會質疑,泊來的方法論,真能解決臺灣的問題。

最後還是有個自己的問題,那就是博士與博論在哪裡。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rssyoutubeinstagramfoursquare

發表迴響